太阳集团 1

盛大与Actoz之间的撕逼大战正式拉开大幕,有媒体报道称,2003年1月24日,《传奇2》开发商韩国Actoz公司单方面对外宣布:“由于盛大网络连续两个月拖延支付分成费,终止与盛大网络就《传奇2》网络游戏的授权协议”。1月31日,除夕夜,Actoz与其下属公司Wemade发表联合公告。

2019 年 12 月 18
日,世纪华通发布《关于控股子公司诉前行为保全获法院支持及提起相关诉讼的公告》。公告中披露,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株式会社传奇
IP 公司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向任何第三方进行涉及网络游戏《Legend of
Mir2》改编权授权。

《热血传奇》的火爆谁也未曾料到,而最难受的莫过于仅仅以30万美元就出售了版权的Actoz。

就在几天前,星辉娱乐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星辉天拓因旗下《烈焰龙城》同娱美德等公司共同成为被告,原告蓝沙信息诉称,娱美德等主体的行为构成对其享有《Legend
of
Mir2》游戏著作权独占性授权的侵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承担侵权责任,并赔偿4亿人民币的经济损失。这里的《Legend
of
Mir2》,即《传奇2》,众所周知,是中国大陆《热血传奇》的最初版本,不知道这是关于热血传奇IP的第几次诉讼了,由于历史问题,曾经火爆一时的热血传奇IP已成为各方的矛盾点。《热血传奇》,是一代人关于游戏的记忆。2001年,盛大游戏买下《MIR2》代理权,在中国运营《MIR2》中国版《热血传奇》,《热血传奇》后来成为名噪一时的网游。但随着热血传奇
IP的商业价值日益显现,韩国游戏业的竞争日趋激烈,娱美德开始将重心放在热血传奇
IP授权及打侵权官司上,《Mir2》的授权分成成为娱美德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2019年第三季度,娱美德营收289.46亿韩元,其中版权收入159.86亿韩元,占收入的55.23%。版权收入的不稳定性也令娱美德的业绩起起伏伏,娱美德近期的盈利状况也并不理想,自2018年三季度以来,公司已经连续五个季度亏损。为了更大程度地利用《热血传奇》
IP,娱美德做出了相当多的努力。世纪华通在今年年初发布的公告显示,仅在当时,其子公司盛趣网络同娱美德及相关公司尚未了结的、金额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或与游戏运营直接有关的重大诉讼、仲裁便达29项。近期,安徽省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娱美德、株式会社传奇
IP
公司诉三七互娱《屠龙破晓》侵犯著作权一案做出一审判决,认定《屠龙破晓》合法,不构成侵权,完全驳回娱美德及株式会社传奇
IP
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娱美德维权碰瓷失败。与娱美德的高调维权相比,此次娱美德的败诉不由让人联想之前视觉中国黑洞照片及其他版权舆论事件。娱美德这几年通过疯狂挖掘热血传奇这一IP,成功搅乱了热血传奇IP的中国国内市场。娱美德利用新代理商来证明自己拥有热血传奇IP所有权,可这些授权根据世纪华通的上市公司公告,很可能都存在授权版权纠纷问题。带来的后果就是项目搁置,资金打水漂。不少拿了争议版权的中小型公司,因为诉讼、成本、玩家流失等问题最终都有可能被迫走向破产。热血传奇IP之争,纷纷扰扰好多年,但最终损失最大的还是那些热爱热血传奇IP的玩家,热血传奇IP的生态也并未因这些纷争建立起来。此前人民日报在评论版权保护时曾提到,我们尊重著作权,不意味着要纵容不合规的经营方式;我们指摘经营方式的瑕疵,更不能走到另一个极端,损害保护知识产权的社会共识。娱美德带来的版权纷争,伤害了太多的玩家。到了最后《热血传奇》情怀不再,谁又能独善其身?

12月18日,世纪华通发布一则公告,公告表示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株式会社传奇
IP 公司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向任何第三方进行涉及网络游戏《Legend of
Mir2》改编权授权。

对于有人找上门来代理《传奇2》,Actoz自然是欢迎的,因为这款游戏在韩国就表现不好,双方一拍即合,仅仅30万美元的价格,陈天桥拿下了《传奇2》的中国代理权。

最终,双方和解。2003年8月18日,上海盛大与韩国Actoz秘密和解,续约《传奇2》2年的版权,代理费用从30万美元上涨至400万美元,并向Actoz支付30%的游戏分成。

刚刚上市的中手游,2019年半年报数据中,《传奇世界之雷霆霸业》手游给中手游半年带来了7.72亿元收入,占整体营收比重超过50%。

然而《传奇3》没能取得成功,娱美德也逐渐意识到了《传奇2》与盛大已经连为一体,同Actoz之间也就分成达成了协议,而盛大在收购Actoz
51%股份后,在2007年同意娱美德以2000万美元赎回Actoz所持有娱美德40%的股份。

盛大与Actoz的版权纠纷以30%的分成作为结束,此后盛大又逐渐的收购了Actoz的股份,但这并不意味着版权纠纷的结束,而是愈演愈烈。

于是娱美德开始向外各种授权,盛大和Actoz进行各种诉讼,认为娱美德侵权,而另外一面盛大和Actoz也在向外进行各种授权,娱美德也进行各种诉讼,认为盛大侵权。

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MBO模式,Actoz将边缘产品给剥离了出去,做的不好无所谓,做的好依旧可以分享40%的股份红利。如果《传奇2》攥在自己手中,等同鸡肋。

比如李承灿就是在那一时间段由于与Nexon的创始人金正洙就《QuizQuiz》的运营模式起了冲突出走Nexon创办Wizet,研发出了《冒险岛》。

即便是恺英这样的上市公司,也遭到了版权的困扰,一开始恺英是与娱美德进行了授权上的签约,但遭到了盛大和Actoz的起诉,后来恺英又与盛大签约,但反之遭到了娱美德的起诉。

2000年,陈天桥无意中发现了《传奇2》这个项目,这个时候他的第一次创业由于互联网泡沫的到来陷入了困境,于是他决定放手一搏,押注《传奇2》,并找到了Actoz。

可以说娱美德的半条命维系在了《传奇2》IP的授权上,于是娱美德开始不停的绕过Actoz开始向外授权,同时盛大与Actoz向外的任何授权又想插手分一杯羹,只允许自己单独授权,不允许盛大与Actoz单独授权。

300亿市场 娱美德吃相难看

其中一开始的焦点在于Actoz与娱美德之间,对于这30%的分成费用到底如何去分,向外授权到底谁是主导,Actoz与Wemade两家公司甚至对薄公堂。

这一举动使得当时《传奇2》的研发组组长朴关浩十分不满,而当时也恰逢韩国网游开启黄金时代,一些知名制作人纷纷出走创业。

这还仅仅是浮在水面上的上市公司,在加上国内的一些私服、已经一些其它公司做的产品,无外乎娱美德CEO张贤国曾对外表示:“《热血传奇》正版市场我们有个大概的数字,我们获取到的信息整体估算下来大概是一年300亿人民币。”

但从诉讼结果去看,无论是盛大起诉娱美德的授权违法,还是娱美德起诉盛大的授权违法,大多数以失败告终。到底是谁的版权,到底谁是唯一合法的途径,亦或者两者都是合法的途径,这到今天依旧是争议。

双方就此进入到了不停的诉讼阶段。

太阳集团 2

而在这个巨大的价值背后,娱美德完全完全患上了《《传奇2》》IP授权的依赖症更是加剧了版权的纷争。2019年第三季度,娱美德营收289.46亿韩元,其中版权收入159.86亿韩元,占收入的55.23%。

2001年,经Actoz授权,《热血传奇》在中国正式上线,从此拉开了中国网游市场的传奇之路。

在此之前,A股另外一家上市公司星辉娱乐发布公告,其子公司星辉天拓因旗下《烈焰龙城》同娱美德等公司共同成为被告,原告蓝沙信息诉称,娱美德等主体的行为构成对其享有《Legend
of
Mir2》游戏著作权独占性授权的侵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承担侵权责任,并赔偿4亿人民币的经济损失。

谁对谁错,版权到底归谁,我们难以下判断。

而在这些争议的背后,带来的后果就是项目搁置,资金打水漂。不少拿了争议版权的中小型公司,因为诉讼、成本、玩家流失等问题最终都有可能被迫走向破产。

相关文章